“走吧。”完颜氏看着身边的丫鬟珊瑚,低声说道。

“是。”珊瑚闻言点了点头,跟着自家福晋出去了,待出了正院,她见四下无人,便忍不住看着自家福晋,低声道:“福晋,奴婢看得出,贝勒爷并不喜欢福晋和雍亲王府的人走的太近,也不喜欢福晋过去送礼,福晋何必过去,惹了贝勒爷不高兴,他最近去两位侧福晋那儿都比较多了。”

“呵呵……。”完颜氏闻言忍不住自嘲一笑,过了好一会才道:“谁叫我是嫡福晋,总得顾全贝勒府和贝勒爷的面子,爷有时候可以任性,可以依着他的性子来,我却不行,爷的性子我知道,他只是觉得有些别扭,很快就会回到我身边,和过去一样。”

完颜氏倒是不着急,她又不是侧福晋、侍妾,那些女人自然可以小家子气,但她不行,她家十四爷一旦醒过神来,会明白她的苦心,这一点,她从不会怀疑。

完颜氏到雍亲王府时,时辰已经不早了,靳水月正和自家二姐姐还有十三福晋兆佳氏说着话,屋内欢声笑语不断。

“小妹,要是你这一胎再生两个,姐姐我可真是要佩服的五体投地了。”靳新月看着自家妹妹,捂嘴笑道。

“二姐姐,咱们都是儿女成群的人了,又不是小时候,你还开这种玩笑,信不信一会我告诉景然,说你欺负我?”靳水月白了一眼自家二姐姐,故意撅起嘴说道。

“那丫头说不定还真的会信。”靳新月闻言哈哈大笑起来,她家女儿可是很喜欢靳水月这个小姨的,那丫头也是个护短的小东西,没准真的会和她这个额娘较真呢。

“四嫂真是好福气。”十三福晋兆佳氏在一旁笑道。

“是啊,可不是好福气嘛。”靳新月也一脸羡慕道。

她自从生了女儿景然后,也多年没有动静了,而且她和自家妹妹不同,她可是想再生的,所以没有采取任何措施,可是依旧没有动静,自家妹妹不想要孩子了,还能怀上,能不让她羡慕吗?

对于皇家来说,人丁兴旺那是好事,估计整个皇族,采取措施“避孕”的也就靳水月夫妇这对奇葩了,旁人都是恨不得多生点的。

短发姑娘海边的等候

“前两年,我们家十三爷也吵着让我再给他生个女儿,说女儿乖巧懂事,只可惜一直没能如愿,四嫂也教教我们啊。”兆佳氏看着靳水月笑道。

“对对对,赶紧教教我们。”靳新月也跟着起哄。

“你们两个,故意来看我笑话,每人拿一千两银子来,我就教你们。”靳水月闻言也笑了起来。

她话音刚过,靳新月和兆佳氏都大声笑了起来。

“福晋,十四福晋过来了,说是来贺喜的。”兰珍走了过来,在自家福晋耳边低声说道。

“请她进来吧。”靳水月笑着点了点头,她虽然不喜欢十四那副牛逼哄哄的样子,但是对十四福晋完颜氏的印象一直不错。

完颜氏得了自家十四爷的吩咐,自然是不敢久留的,恭贺一番,留下了贺礼就走了。

至于靳新月和十三福晋倒是留下用了午膳才回去了。

这一有了身孕,靳水月就成了全家人的重点保护对象,说是大熊猫一点儿都不为过,特别是前三个月,因为怕胎像不稳,她天天几乎被自家四爷和女儿们盯着休息,唯一的娱乐活动就是在院子里晒太阳了,可把她憋得不行。

安安甚至带着妹妹珍珍出去京中闲逛,但是临走时却要对自家额娘千叮咛万嘱咐,不许她到处跑,让靳水月郁闷不已。

丫头一长大,都开始管她这个额娘了。

不过,因为有些早孕反应,所以她也勉强能在府里待,一直到四月底,孩子满了三个月,她才总算摆脱了“禁足”的苦逼生活,带着两个孩子回娘家转悠了一圈。

“额娘,听阿玛说,您要带着我们出京去玩吗?”回府的路上,安安挽着自家额娘的胳膊问道。

“嗯。”靳水月轻轻点了点头。

“可是额娘现在有身孕了,出京车马劳顿的,太辛苦了,额娘,咱们还是不去了吧。”珍珍转过头看着自家额娘说道。

她们姐妹俩虽然都很想出京去玩,特别是和额娘去玩个一两个月再回来,那肯定是一段很不错的旅程,只是额娘有了身孕,姐妹两个再想去都不愿意去了,两人可是很心疼自家额娘的,总不能为了她们游玩,让额娘受累吧。

“对呀额娘,您现在最要紧的就是安胎,就是休息,把咱们的小妹妹生下来,出京什么的不着急,过几年慢慢去也不迟,到时候带着小妹妹一块去,有我和珍珍帮忙照料,您一点儿都不会觉得累。”安安也靠在自家额娘胳膊上,柔声说道。

靳水月闻言忍不住摸了摸两个女儿的小脸,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,她何尝看不出两个丫头这是心疼她了,深怕她受累,可是……她已经和自家四爷商议好了,要带着两个女儿绕道去盛京的,只有她们离开了,只有她们安全了,自家四爷才能放开手脚做他想做的事情。

有了身孕,长途跋涉无疑是不妥当的,但是他们现在也没有更好的选择,思前想后,还是得这么做。

皇帝病的越来越厉害了,几乎到了无法医治的地步,杨太医等人倾尽毕生所学,都无法压制皇帝的病情,前两天,杨太医派人秘密送信过来,说皇帝已经吐了血,撑不了多久了。

这些天,京中诸位皇子都开始蠢蠢欲动了,形势非常紧张,他们不得不开始准备了。

可以这么说,先机很重要,占了先机,才有未来。

“额娘只是带你们出京随便溜溜,三两天就回来了,说实在的,额娘这三个月一直养着,人都要憋出病来了,出去走走也不错,就当是散散心了。”靳水月当然不会告诉两个孩子,她要带她们去盛京,她只是说在京城百里范围内游玩。

“真的要去吗?”安安抬起头问道。

“是啊,三两天就回来了,你们两个小丫头就别担心了,好了,快到王府了,准备下马车了。”靳水月轻轻捏着两个女儿的小脸笑道。

“好。”姐妹两人应了一声,掀开马车帘子一看,果然已经到她们王府了,便先跳下了马车,然后回头过来扶自家额娘。

靳水月现在过了早孕期,身上没有哪儿不舒服,肚子也还没有大起来,整个人和过去没有什么分别,还很轻盈灵活,不过她也没有拒绝两个女儿,拉着她们的手下去了。

……

乾清宫中,皇帝正靠在软榻上休息,因为他觉得很难喘气的缘故,所以枕头垫的有些高,软软的鹅羽枕头是丽妃给他亲手做的,虽然很舒服,靠着浑身轻松,但是侧身睡的时候,皇帝总怕自己有些憋气,万一到时候睡过去,喘不过气来可怎么办?所以一直平躺着。

这些天他病的厉害,精神恍惚,有时候甚至会出现幻觉,觉得喘不过气来,总觉得有人掐着自己的脖子一样,梦里就更加残酷了,都是腥风血雨,都是想要他命的人追着他,而那些人的面孔他也看的清楚,除了被自己杀死的一些死对头,竟然还有他的儿子们。

皇帝知道这都是梦,不能当真,但是每每醒过来后,他都浑身湿透,深怕这些成为现实。

纵观各朝各代,为了皇位弑父的大有人在,他不得不防。

不过,他知道自己再防备,也防备不了多久了,因为他所剩时日不多了。

“皇上,该服用金丹了。”梁九功端着水和药匣子,走进来跪在皇帝面前说道。

“这东西朕现在吃了也没什么用处了,九功,把它丢了吧,以后也不吃了。”皇帝轻轻挥了挥手说道。

“皇上……。”梁九功闻言有些诧异的看着皇帝。

“太医的药朕也不吃了,能撑到什么时候算什么时候吧。”皇帝沉声说道。

其实,他是怕自己在最后这些日子里,萝卜视频app资源,萝卜app破解版下载因为虚弱,管不了什么事儿被人算计,还不如不吃这些。

“是,奴才这就让人拿下去。”梁九功点了点头,把东西交给了一个小太监。

“喝口水。”皇帝想坐起身来,却因为虚弱,有些心有余而力不足。

“奴才扶您。”梁九功连忙把皇帝扶了起来,伺候他喝了两大杯水。

“什么时辰了?”皇帝看着窗外,低声问道。

“快到午时了。”梁九功连忙回道。

“嗯,快到午时了,丽妃和年绮也该给朕送午膳过来了,说实话,朕这些天吃她们两人做的膳食都习惯了,味道不错,吃着也爽口。”皇帝脸上勉强露出了一丝笑容,低声说道。

“两位娘娘对皇上很用心。”梁九功笑着说道。

“她们的未来,她们一辈子的荣华富贵都系于朕身上,当然要用心,朕有时候也会想,朕要是去了,朕这些女人和年幼的孩子们,日子大概会很不好过吧。”皇帝低声说道,眼中满是担忧之色。

梁九功听皇帝这么说,心里也不是滋味,一朝天子一朝臣,皇帝若是去了,皇帝身边的人,包括他们这些奴才,都不会和过去一样风光的,倘若能得个善终,已经是大喜了。

即便心里如此想,梁九功还是笑着安慰皇帝:“皇上别担心,娘娘和皇子们身份尊贵,到哪儿也不会有人敢怠慢的。”

皇帝闻言只是闭上了眼睛,没有再说什么,一直等到年绮和丽妃姐妹到了,才睁开了眼睛。

其实皇帝的胃口大不如从前了,又因为病得厉害,所以饭菜都是比较松软的,而且很清淡。

年绮和丽妃很快就把带来的饭菜摆上了桌,扶着皇帝坐了下来。

皇帝如今尚能坐下用膳,即便身子骨很不好,却也还没有到下不了床的地步,这也是他唯一觉得安慰的地方。

饭菜都是他最近喜欢吃的,所以皇帝还吃下去了不少。

“皇上,妾身上次和皇上说起了李荣保家的长女,前两天妾身和妹妹请李荣保的夫人带着孩子进宫看了一眼,十分出色。”年绮趁着皇帝精神头不错,连忙借机提起了此事。

“皇上,臣妾很喜欢那孩子呢,皇族子弟,向来成亲早,再过几年,我们胤祁也能娶嫡福晋了,臣妾这么着急想要给他定下来,也是因为富察家这个女儿实在是优秀,怕别人给抢走了,若是皇上能赐婚,先帮我们胤祁定下来,那是再好不过了。”丽妃看着皇帝,娇声说道。

皇帝闻言但笑不语,他前些年,因为惧怕死亡,因为总想着虚无缥缈的长生不老,总想着要一直坐着这龙椅,有时候所作所为不免有些极端,可如今越发接近大限,就越发清醒了,他知道丽妃和年绮是什么意思,既然他已经选定胤祁,自然也会帮她们的。

皇帝知道,自己的儿子当中,能继承皇位,能给他守好这大好河山的大有人在,这也是让他最为自豪,也最为担忧的地方。

儿子们出色,当然也有他这个做阿玛的功劳,只可惜出色的太多,一旦他闭上眼睛,只怕就有一场大乱了。

“胤祁还小,朕若是把皇位传给他,这孩子到时候肯定压不住他那些兄长们。”皇帝低声说道。

丽妃和年绮闻言脸色大变,连忙跪了下来。

“不过朕既然下了决心,自然会帮他铺平道路,朕知道你们想得到富察家的支持,这样吧,朕就下旨,把李荣保的女儿许配给胤祁,几年后成亲便是了,马齐那边,朕也会委以重任,让他安心支持胤祁。”皇帝低声说道。

丽妃和年绮两人听了大喜过望,连忙磕头谢恩。

“朕时日不多了,也是时候立下遗诏,以防万一了。”皇帝一边说着,一边咳嗽起来,有些喘不过气了。

“皇上喝口水。”丽妃一下子急了,连忙递了水过去,还帮着皇帝顺气。

现在最不希望皇帝死的,就是她们姐妹了,她当然要悉心照料皇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