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管……管饭……”一愣后,董洁破涕为笑,扭动着娇躯,极尽娇媚之态,调笑道:“在南丰市凯撒皇宫大酒店,找一个牛郎是一千块,我给你一万块钱怎么样?不过呢,我还想问一声,包夜怎么算钱?”

“包夜?”李天羽也被董洁给吓了一跳,这几天正值关键时期,晚上不回去,曾姐她们要是追查起来怎么办?再就是明天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,在这紧要关头,千万不能出什么岔子。

“本人只提供一次*,不包夜!”

“随便你了。”

将那辆宝马车丢在了酒吧门口,李天羽跳上了董洁的车,很快就来到了董洁的家。

她温柔的就像是个小媳妇,在厨房内做着饭菜,而李天羽叼着烟卷儿,斜靠在沙发上,那份儿模样就像是在自己家的大爷。真别说,董洁的厨艺还挺不错的,没过多长时间,就炒好了几道家常菜。

李天羽想上去帮忙,董洁却轻轻按住了他的肩膀,幽幽道:“今天,你是我的老公,只是乖乖地坐在这里就行,其余的都交给我吧!”

糖醋排骨、木须柿子、蒜苗炒肉、清炒韭菜。四道菜,闻起来味道就能够勾起人的食欲。随手将灯给关掉了,董洁点燃了两根红色的蜡烛,又拿来了一瓶法国1860的红酒,轻轻给李天羽和自己各倒了一杯,柔声道:“相识就是缘分!天羽,我……我们干一杯吧?”

她的眼眸微有些潮湿,外表装着的镇定,心中肯定是波涛翻滚。毕竟李天羽就要离开南丰市了,这辈子还能不能再见到他都是个未知数,这对于董洁来说,就像是用刀子在心上割着一道又一道的口子。李天羽要是不喝下去,跟在她受伤的心口撒上一把盐,还有什么区别?

“干了!”跟董洁的杯子碰了一下,李天羽仰脖一言而尽。、到他放下杯子,才发现董洁竟然比他喝得还快,而且已经夹了块排骨放入他的碗中。李天羽是真有些饿了,狼吞虎咽地大口吃着,董洁只是浅尝了几口,只是给他夹菜,默默看着他吃饭。李天羽也没有客气,等到将几盘菜都消灭干净,董洁又端上了一大碗海参鸽蛋汤,道:“这汤对于补肾壮阳、补脾益气,精血亏损等等都有些相当好的效果,都喝下去,这是我特意给你煲的。”

“啊?都……都喝光?”李天羽苦笑着道:“董姐,我也想喝下去,可我个人能力实在是有限,你看我的肚子,早就胀起来了。”

董洁幽怨道:“喝不喝随便你了,反正我给你端上来了,等你去了北京,以后你就算是想喝都喝不到……”

齐耳短发美女绿色吊带裙白瓷肌肤清澈眼眸写真图片

“好,我喝了。”这女人还真是厉害,三两句话就点中了李天羽的要害。一想到以后要见面,还真的挺困难,李天羽默默叹息了一声,撑死人,别占盆,可也不能这么个吃法吧?不过,这汤的味道还真不错,又鲜又香,滚烫地入了喉咙,一直暖到肠胃。

见李天羽大口地将汤给喝了下去,董洁的嘴角露出了欣慰的笑容,柔声道:“味道怎么样?”

“不错,真的很不错……”一句话都没有说完,李天羽就感到头重脚轻,整个头颅都像嗡嗡作响,就像是要爆炸开来了似的,他顿时是明白了怎么回事,叫道:“董……董姐,你在汤里面下药了?你……你不能这样做,我还有急事……”

“急事?不就是贷款的事情吗?有我在,你还怕什么的。”边说着,董洁边从口袋中摸出来了那个装着迷*魂*药的小瓶子,在李天羽的眼前晃了晃。终日打雁竟然被雁给啄了眼,大风大浪都过来了,在阴沟里面翻了船,李天羽还想试图着用真气将中的迷*魂*药全都给迫出体外。可惜的是,汤喝得太多了,药性都已经渗入到了全身各处,想伸出指头的力量都没有。

“天羽,我这样做也是没有办法,请你原谅我好吗?我不能没有你,从今以后,就我们呢两个人,保证在没有人能将我们给分开。”董洁关闭了他的手机,又在他眼睁睁地看着被捆绑在了床上。可能是害怕李天羽会挣脱,她捆绑的那叫一个结实,单单只是胳膊就捆绑了二十多道绳子,就更别说是大腿了,甚至连脖子都没有放过。

真气?挣扎?见鬼去吧!李天羽软弱无力地瘫倒在床上,只有任人“屠宰”的份儿。换做平时,怎么荒唐都行,可后天就是龙骨壮阳大补散上市的日子,明天晚上还有更更重要的事情,他要是不在,简直都不敢再往下想了……

“天羽,你要骂就骂我吧!我也不想怎么样,三天,你就陪我三天就行了。然后我就放在你走,再也不纠缠你了。”

“不行,我真的有急事要处理……唔唔~~~”李天羽还想再说什么,董洁竟然直接用丝带将他的嘴给勒上了。只剩下一道缝隙,却呜呜地再也说不出声音。

董洁轻轻抚摸着他的面孔,柔声道:“我就要三天还不想吗?不管你反对不反对,丝瓜安卓破解版下载这三天我是要定了。等到三天后,随便你杀剐存留,我都没有任何的怨言。”

随后,董洁转身就离去了。李天羽不知道她要去干什么,可是挣扎也是徒劳无功,他根本就是连半点儿力气都使不上,没有立即昏迷过去已经算是不错了。一定要逃脱出去!李天羽干脆故意装作昏迷,人事不省的样子,等待着机会。不过,没几分钟,他就真想咬舌自尽了,因为他听到了董洁的话:“天羽,不要怪我,好吗?这是贞女烈,我给你滴入口中几滴,不会太多的。”

几滴?李天羽的心中暗暗叫苦,想紧闭着嘴巴,可是嘴巴被丝带勒着,上下都是缝隙,又岂是他所能抵挡的?兴许是董洁太紧张、太激动了,整整倒入了大半瓶贞女烈。一瞬间,李天羽就感到全身仿似要燃烧起来,血管都跟着根根凸起,随时都有爆裂的可能。那男人最强烈的反应,更像是弹簧般弹跳起来,惹得董洁娇喘不已。小手轻轻抚摸着李天羽的胸膛,一点点将他身上的衣服褪下……

李天羽全身都涨得通红,额头渗出的汗水滚淌而下,鼻中再呼吸着女人身上特有的清香,他真的迷失了自己,脑海中“轰鸣”的一声,再就什么都不知道了。

等到他清醒过来的时候,都不知道是过了多久了,只知道外面的天色已经蒙蒙亮。他的脸色有些发白,眼神失去了平常的深邃幽怨,面容枯槁,有气无力地躺在一片狼藉的床上。全身上下除了一个地方反应还是那么强烈外,连丝丝的力气都没有,就像是榨干了汁液的桔子,软绵绵的,让人看着都心痛不已。

突然间,他就感到勒在口中的丝带稍微一松,耳边已经传来了董洁充满着温柔的呢喃声:“小羽,这一晚上我要了七次了,也该让你休息一下了。现在天色已经放亮,给你十分钟休息的时间,喝点东西补充体力。等会儿咱们再来两次,我就搂着你躺一会儿。”

“一夜七次?这好像是都打破了自己的记录了吧?!”在董洁给倒了点儿水入了喉咙中,李天羽的精神恢复了不少。经过这么一晚上的折腾,他中的贞女烈药效基本上都已经消耗殆尽,至于迷*魂*药更是早就已经随着汗水蒸发掉了。

逃脱的机会来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