见太子望着自己笑,富察婧姈都不敢抬头看他了,不用看她都知道自己此刻眼红的不得了。

从前她在宫里不是没有遇见过太子,也不是没有和他单独说过话,可是今天……她真是前所未有的紧张。

“坐吧,别站着了,马车上人都站不直,弯着腰难受。”弘历看着富察婧姈,柔声说道。

“嗯。”富察婧姈只觉得他的声音真是前所未有的温柔,心中泛起了一阵阵涟漪,便忍不住听他的话坐了下来。

“吴书来,可以走了。”弘历掀开马车的小帘子,对吴书来吩咐道。

富察婧姈还在出神呢,等马车动了起来,她才反应过来,下意识问道:“你要带我去哪儿?我还没有来得及和额娘说一声。”

“放心,你额娘问起,你那丫鬟会说的。”弘历笑眯眯说道。

富察婧姈看着他的笑容,脸又红了起来,过了好一会才道:“去哪儿?”

“随便逛逛,很久没见你了,和你说说话。”弘历笑着说道。

富察婧姈本就不是话多的人,弘历亦然,所以马车内很快安静下来了,他就那么看着她,虽然富察婧姈在他见过的女孩子当中比起来,当真不算多美,可是他就是喜欢看她,怎么看怎么舒服。

富察婧姈被他看的实在是不好意思,一直低着头,到最后只差没有伸手吧自己的脸遮住了。

“听五姐姐说,你很喜欢吃鱼,我打听过了,城南有一家酒楼的鱼做的很好吃,一会我们去那儿用午膳吧。”弘历见她不好意思了,也没有再继续盯着人家看了。

泪染露痕

女孩子脸皮薄,他要是把人吓到了就不好了。

“必须去吗?”富察婧姈抬起头看着他问道,老实说,她心里忐忑的很,她就这样被太子“拐跑”了,等额娘问起了,她都不知道要怎么交待了。

虽然她家额娘巴不得她和太子殿下在一起。

“如果你不想吃这个,我们可以吃别的。”弘历笑着说道。

富察婧姈闻言囧了,她根本不是说要换地方吃,她的意思是……压根不想去,太子爷真是……顾左右而言他。

“现在离午时还有一个多时辰,我们坐马车过去后,差不多还要一个时辰的功夫,到时候一起逛逛吧,听说城南特别的热闹,我已经好久没有去了。”弘历看着富察婧姈,柔声说道。

富察婧姈很想说她不想逛街什么的,可是最后还是忍住了,太子成天待在宫里,不是读书、骑射,就是学着处理政务,恐怕都没有什么闲暇功夫休息吧,老实说还怪可怜的,她不忍拒绝,可是他们这样逛下去……她敢保证,没多久留言就满天飞了。

到时候人家会说什么?说她恬不知耻勾引太子吧。

富察婧姈想想就觉得害怕怕的。

“我准备了这个。”弘历变戏法似得拿出两个面具来:“戴上这个,就没有人认识我们了。”

“哦。”心思被人看穿,富察婧姈真有些不知所措,呆呆的点了点头。

弘历看着她这样,忍不住就笑了,这丫头从前看着不是听聪明,听机灵的嘛,这会怎么傻乎乎的了?

不过,他还挺喜欢她这股子傻劲的。

“其实你不必担心,即便有人认出我们来也不打紧,反正我会娶你,我带着未来媳妇出门,难道有人敢说什么?”弘历身上的气势猛的爆发出来了。

富察婧姈看着他,都有些呆了。

要不要这么霸道?

可是,他这样只会让她更加沉醉其中啊。

吴书来驾车的技术不错,又快又稳,没多久就到了城南。

“你不用跟着了。”弘历戴了面具率先下了马车,伸手把富察婧姈扶下去后,他转头对吴书来说道。

吴书来闻言呆了呆,心道,太子爷是不是想跟富察小姐独处,嫌他碍眼了?

“主子放心,奴才远远的跟着,不会靠近。”吴书来连忙说道。

“主要是你的脸……。”弘历笑了起来:“太多人认识你了,若是你跟在我身边,旁人也会认出我来。”

吴书来闻言差点就泪奔了,太子爷让他准备两个面具,他天真的以为,其中一个是他的,结果现在……富察小姐正戴着呢。

他严重怀疑自家太子爷就是嫌弃他碍眼了,才故意找这个借口打发他。

“更何况,你功夫太差,若是有什么意外状况,我只来得及保护婧姈,你还是自个玩儿去吧。”弘历说完就拖着还在一旁发呆的富察婧姈,转身往前去了。

“殿下……。”吴书来望着自家主子远去的身影,真有些欲哭无泪了,这还是他家殿下第一次“抛弃”他呢。

不过吴书来很快就高兴起来了,难得出宫一趟,要不他回去看看爹娘?

他好久没有见到他们了。

说干就干,他跟着太子殿下多年,胆子也不是一般的大,立即跑去路边买了东西,驾着马车回去了。

……

城南是京中最为热闹的地方,虽然龙蛇混杂,有时候稍稍乱了一点点,可这里是京城,九门提督手底下那些步军营的人可不是吃素的。

青天白日的,谁要是敢弄出什么乱子来,就等着下大狱吧。

所以到处看着还不错,虽然热闹,但也还算有序。

街边有许多摆摊儿的,卖什么的都有。

弘历和富察婧姈原本是并排走的,可是走着走着四周的人越来越多,他就拉着她的衣袖走了。

看着身边熙熙攘攘都是人,挤来挤去的,自己被他护在身边,富察婧姈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。

她能怀疑他的动机吗?

刚刚若是往东边的胡同走,明明人要少很多啊!

可是……被他这样呵护的感觉,真的很好啊。

想到此,她忍不住笑了,她知道,自己这会的笑容肯定特别的花痴,特别的……难看,不过没关系,反正戴着面具,怎么笑都无所谓,他又看不见。

“今儿个人真多。”弘历转头偏过头看着富察婧姈说道。

“嗯。”富察婧姈颔首。

“方才听说京中来了不少杂耍班子,就在前头卖艺,我们瞧瞧去。”弘历说着就牵起了她的手。含羞草官方网站